儿子QQ群相约自杀离世 父亲:聊那么久腾讯不知?

2018年06月25日 23:24:15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为您推荐”自杀群,武汉三青年网上相约自杀家人欲起诉平台

  儿子胡靖留给胡建国的最后一眼是个一晃而过的侧影,当时胡建国正打算给全家做一桌好菜,胡靖什么话都没说,就离开了家门。

  等到胡建国再次见到儿子的时候,21岁的胡靖躺在冰冷的遗体袋中,与他并排在一起的还有两个90后青年,三个人在网上相识,相约在武汉的出租屋烧炭自杀,中毒而死。

  在警方发现遗体前,胡建国就得知胡靖曾在QQ群内谈论烧炭自杀,并得到了群友的传授和鼓励。他曾近乎疯狂的去武汉寻找儿子,但已迟。

  “孩子是自杀的,我们认了,三个孩子相互不担责,我们也认了,但是如果没有这个QQ群,没有约上一同赴死的人,我相信孩子不会选择这条路。”胡建国哭着说。而另一名自杀的青年杨琦的母亲也认同胡建国的说法。

  如今,三个年轻人同赴黄泉,三个家庭陷入痛苦之中。胡靖和杨琦相约赴死前聊天的QQ群已搜索不到。但是,当胡靖的母亲登录儿子QQ号的时候,还有相约自杀的网友添加胡靖好友,而一个群友则质问她:“你怎么失败了?”

  办完儿子的后事,胡建国拿到了死亡和安葬证明,他把这些和儿子的身份证放在一起。身份证上的胡靖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帅小伙,在父母的印象里比较内向,但生活并不消极。

  胡靖之前一直在网店打工,他希望有朝一日有自己的网店。父母曾经给过他钱做生意,虽然赔了本,但并没有说过什么,“我们也告诉他,权当买经验了。”

  胡靖和父母的话不多,但在微信里有时候能跟母亲聊上半个多小时。他和弟弟的感情很好,去年还用打工赚来的钱给弟弟买了一部手机。胡靖的弟弟正在上高中,他希望能够考上大学,完成父母和哥哥的心愿。

  胡靖虽然没有上大学,却有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女朋友刘婷。两个人的感情很不错,每天早晚胡靖都会给刘婷送来问候:“宝宝,早上好”、“宝贝,晚安”。

  不过,到了5月27日,胡靖已经好几天没有发来问候,刘婷有些纳闷,虽说前不久两人因为琐事吵嘴,但连续几天没有信息,还是让她有点奇怪。于是她主动发去了信息“你在干嘛?”

  等了一天,刘婷仍旧没有接到胡靖的回信,打电话也无人接听,这让她有些担心。28日晚上她用密码5201314登陆了胡靖的QQ号。

  群友:“一起死吗?兄弟”。胡靖:“你来武汉吧”。

  群友:“那个烧炭的告诉我人多死不了”。胡靖:“目前三个人”。

  群友:“到时候约你一起烧炭”。胡靖:“你有房子吗”。

  看到这些,刘婷赶快退出了群聊,他把胡靖的一些发言截图下来,传给了胡靖的弟弟,并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他。胡靖的弟弟也很吃惊,马上把这些信息传给父亲。

  胡建国收到小儿子发来的这些信息时,他和妻子都不相信胡靖会去自杀。亲朋好友得知此事也觉得不可能,让夫妇俩放宽心。

  从5月22日晚饭时分离家,胡靖只给他们回过一条信息,说是去北京找朋友玩,28号一定回家,此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到了6月2日,胡建国终于坐不住了,这段时间胡靖的微信不回,电话不接,微信的运动轨迹在26日那天只显示了几十步,随后就没有了任何记录。

  于是,胡建国去报了警,通过警方的协查,胡靖确实去了北京,在北京住了一晚后,24号又去了武汉。期间胡靖和另一名青年杨琦一起去过网吧,还在宾馆住了一天。根据这个信息,胡建国托武汉的朋友帮忙找,但是并没有找到。

  6月4日,胡建国和妻子到了武汉报警后,就沿着大街小巷找了起来。找儿子的过程是煎熬的,在午夜凌晨,胡建国还游荡在武汉街头的夜市。在武汉没有胡靖的任何线索,胡建国只能先和妻子回到位于京郊的家。

  6月8日,16时58分。胡建国清楚的记得他接到警方消息的那一刻,武汉警方在电话里告诉他,黄陂出租屋发现自杀的三具尸体,你赶紧过来核实一下。

  “完了!”胡建国说,他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就崩溃了,“不用核实了,武汉郊区、三具尸体、自杀,百分百就是胡靖了。”

  6月8日晚,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区分局官方微博@平安黄陂发布消息:6月7日下午,警方接群众报警称在黄陂区盘龙城天居园小区一居室内发现三具男尸。经现场勘查,屋内发现大量盆装未燃尽的焦炭和遗书一封,后经法医鉴定死者胡某(男,湖北人)、杨某(男,河南人)、李某(男,河北人)三人符合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特征,初步调查系三人邀约在屋内烧炭自杀,排除案件可能。

  当胡建国将遗体袋拉链拉开的一瞬间,他的情绪完全无法控制。他抱着胡靖的遗体,撕心裂肺的骂着:“你傻X啊!你有病吗!?”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儿子21年的成长,想到了自己作为父亲的责任,想到了这几天来的担忧最终成真……

  胡建国说,后来他在殡仪馆再见到儿子遗体的时候,自己反而非常的平静,一股恨意油然而生。“孩子太傻了,怎么这么傻?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你抛弃了父母和弟弟,你才21岁,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

  胡建国的恨并不仅仅是对儿子,也包括自己。他承认,自己作为父亲是失败的。“孩子发生了这种事,你说我能有多成功呢?有多幸福呢?我们的家庭教育能有多好呢?”

  在武汉的那几天,胡建国联系上了和胡靖一起自杀的杨琦的母亲和舅舅,他得知杨琦的情况和胡靖也有些类似,都没有足够的理由去自杀。

  父母离异后26岁的杨琦跟着妈妈,但是最近一年杨琦都在江西姑姑开的饭馆里打工,妈妈则在东北。杨琦的妈妈告诉法制晚报记者,杨琦也是5月22日离开的家,此前并没有受到过什么特别严重的打击,“可能就是打工的事情有一点不顺心,都是家里亲戚也不会对他不好。”

  5月23日,妈妈给杨琦发微信,但并没有回信,妈妈以为他睡觉了。第二天妈妈和姑姑取得联系,得知杨琦请了假。后来又得知杨琦从江西去了北京,然后从北京去的武汉。这期间杨琦回过一条信息,自称找朋友去北京玩两天,过几天就会回家。

  25号的时候,杨琦曾经给女朋友的QQ发了一条信息,问她: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随后便没有了讯息。

  后来,杨琦的姑姑和妈妈一直给他打电话、发微信,但都没有任何回应。妈妈发现杨琦的手机停机,还给他充了钱,但仍旧无人接听。

  直到6月9日的那天,武汉警方给杨琦的妈妈打电话,让他来辨认一下尸体。“我当时就傻了,吓得腿都发软,走都走不动。”最后是杨琦的舅舅去武汉辨认了尸体,确认正是杨琦。

  杨琦的妈妈说,杨琦是小学毕业后就不再上学,然后开始打工,平时确实比较喜欢上网,也喜欢打游戏,以前都是去网吧玩,后来就改在手机上网,不过还算不上痴迷成瘾的地步。至于上网玩什么游戏或者和什么人聊天,她就不得而知了。

  胡靖的情况也有些类似。据胡建国介绍,胡靖也是因为喜欢上网,所以学习成绩不好,才没有考上大学。“手机都不离手,但我们并不知道他究竟是在打游戏还是在聊QQ。”

  由于另一位自杀的死者李某的家人警方还没有联系上,胡建国只和杨琦的妈妈沟通过,他们一致认为相约自杀的QQ群在这件事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孩子一个人,是没有这个勇气的,但是两三个人一起的话,情绪上互相感染,就会走上绝路。”胡建国说,而且他看过事发现场的情况,一个人恐怕很难完成烧炭自杀的工作。

  胡靖、杨琦和李某自杀的房间是武汉郊区黄陂区的一个出租屋,房子是杨琦花了800元钱短租的,三室两厅的房间打成了六个隔断间,其他房间还住着租户。为了自杀,三个年轻人做了充分的准备,封死门窗,点燃木炭。自杀前,三个年轻人还签下了“遗书”表明互相不承担责任,遗书则被贴在墙上。

  “光封闭房间这个事情,一个人短时间内就干不来,就很可能会放弃。但是三个人一起很快就能完成。”胡建国说,胡靖和杨琦各自的QQ聊天记录上显示,原本参加这次行动的是四个人,但有一个人临时退出。“在网上退出还相对容易,一见面,人一多,相互鼓舞着任何一个人都不好再张口提放弃。”

  北京回龙观医院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副主任、主任医师童永胜博士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在很多人眼里自杀都是需要受到强烈刺激以后才会采取的行动,但其实并非如此,多数自杀者的心理变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是很小的刺激长期积累后的结果。另一方面自杀行为的影响因素很多,生活事件只是很小一部分,家庭环境、心理状态、交友情况都会有影响。而且自杀者一般会在实施自杀之前发出一些信号,只是周围的人并没有意识到。

  童博士表示,相约自杀的前提还是自杀者本人的心理健康出了问题,青少年加入这种群也是因为本身有了自杀的倾向。

  虽然有这个前提,但是也不能忽视自杀群的责任。从有自杀想法到实施自杀行为之间有很长的距离,这段距离包括自杀的计划、工具、时间、地点,自杀群的存在为有想法的人提供了环境,通过一起讨论强化了自杀的意念。“如果他不在群里,可能就不知道怎么自杀,或者会畏惧自杀,但群里人会告诉你如何实施,怎么死不痛苦,怎么死方便。”

  童博士告诉记者,青少年自杀的实施率本身就高于中年人,但未遂的比例相对也高。而自杀群的存在却在指导自杀者,为他们讲述方法甚至提供工具,这就让自杀成功率上升了,造成了最后的惨剧。“从自杀预防的角度来说,就是让有自杀可能的人远离自杀工具和环境,但自杀群实际上却为他们提供了这种环境。”

  童博士认为,自杀群的存在,毫无疑问是需要政府部门和网络平台进行监管和取缔的。社会要呼吁立法的完善,网络公司要有社会责任感。同时,父母也要做的更好,多和孩子沟通。这样才能够预防青少年自杀的情况。

  童博士的分析,胡建国也是认可的,他说自己并不是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互联网平台,但自杀群在平台上长期存在,并在孩子自杀的事件中所起到的不良作用也是必须要正视的。“胡靖走了,但还有年轻人在自杀群里,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也走同样的路。那些聊天记录说的已经很明白了,聊了那么久,网站看不到吗?网络平台没有审核么?不承担任何一丁点的责任么?”

  胡建国说,他想把京郊的房子卖了搬家,一方面他无法面对孩子空荡荡的房间,另一方面他想用换房剩下的钱去诉讼那些不负责任的互联网平台,“哪怕律师说有30%的胜率,我也要试一把。”

  近些年一直在从事互联网对青少年心理侵害方面公益诉讼的律师张晓玲律师表示,起诉自杀群所在的互联网平台,不少案例都失败了,但也曾有过成功的案例。

  她告诉记者,2000年12月28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决定》中的第七条显示:从事互联网业务的单位要依法开展活动,发现互联网上出现违法犯罪行为和有害信息时,要采取措施,停止传输有害信息,并及时向有关机关报告。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利用互联网时,都要遵纪守法,抵制各种违法犯罪行为和有害信息。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要各司其职,密切配合,依法严厉打击利用互联网实施的各种犯罪活动。

  张晓玲律师所说的起诉平台成功的案例是发生在2010年,该案当时被称为“全国首例相约自杀案”。据检察日报报道,20岁的范某和22岁的张某在QQ群里相约烧炭自杀,但是在实施过程中张某放弃离开了现场,范某却一心求死,后张某报警,但却没有救回范某的生命。范某的家人将张某和腾讯公司告上了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原告代理律师廖亚梅当庭指出,被告张某在范某还要继续自杀的情况下独自离开事发地,未及时阻止,应承担主要责任;被告腾讯公司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能够看到QQ群的聊天内容,却未能及时对内容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措施,间接造成了范某死亡。根据《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的规定,诉请法院判决张某、腾讯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在一审开庭时,腾讯公司法务部委托代理人辩称:QQ用户申请注册时,都要先同意并接受软件许可协议“用户不得发布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信息,否则用户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内容。因此公司不是侵权行为人,不应承担责任。公司提供的QQ软件服务具有中立的法律性质,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没有过错。

  “QQ软件注册用户有数亿之多,QQ群上每天都在传播着海量信息,从技术上,公司没有能力进行全部监控。公司只是为用户之间提供中立的通讯平台,不应对用户发出信息的行为承担责任。”腾讯公司的两名委托代理人认为,QQ软件是一种即时的聊天工具,也只有信息发送者和接受者才能看到信息,公司无法提前预知,并进行实时监控。利用QQ群相约自杀的信息,不含有明显的非法信息,“自杀”属于中性词,无法予以屏蔽,否则限制、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从而违背了互联网信息产业的发展趋势。

  最终,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张某和腾讯公司分别承担20%和10%的责任,并予以赔偿。而法院判决的依据恰恰就是张晓玲律师所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第七条。

  根据检察日报的报道,法院审理认为,被告腾讯公司一直未采取措施停止传输“相约自杀”这一可能危害他人生命健康身体权的信息,长期放任违法行为和有害信息的存在,不履行监控、事后处理的法定义务,对死亡事件发生也有过错,应承担10%的赔偿责任。

  尽管案件已经过去了8年,但提起这个案子,廖亚梅律师还有很深的印象,当他听说现在仍旧有青少年在自杀群相约自杀,深表惋惜和遗憾:“看来平台还是没有做出实质的改变。”

  “《决定》中规定互联网单位要发现互联网上的违法行为和有害信息,这与《侵权责任法》中的表述有一些不同,这在法律界一直存在讨论。”张晓玲律师说。目前,争议的交点在于,到底是应该平台主动去发现问题,还是要等待举报投诉后再来处理。“一审能形成判决,就说明有法律依据。”

  “希望鲜活的生命能让社交平台更具法制性,让家庭悲剧不在重演。这也是对胡靖的一种安慰”。胡建国告诉记者,办完儿子的后事,他和妻子仍旧无法从儿子自杀的事情中走出。连续几天,他们每天只吃一顿饭。儿子在停尸房的场景和二十年来的记忆不断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以至于他不敢闭眼,连洗澡时候都任由洗发水的泡沫从眼前流过。胡靖的妈妈现在已经不在上班,只能暂时在家休息,好在有亲戚姐妹陪她聊天,舒缓她的压力。

  胡建国也没有责怪胡靖的女朋友刘婷,“事情是胡靖自己做的,能怪人家女孩子什么呢?哪个年轻人谈恋爱不吵架的?”胡靖火化的那天,胡建国给刘婷发信息说,毕竟你们相爱一场,是否会来送别胡靖?刘婷说:“叔叔,对不起,我至今都不相信这是真的。”

  胡靖的弟弟还在学校准备期末考试,父母并没有把哥哥去世的详细情况告诉他,但胡建国发现其实小儿子心知肚明,小儿子的微信头像原本是一个阳光的卡通形象,但这几天,他将头像换成了一个男孩的背影,孤独的站在楼顶的天台上……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胡建国、胡靖、杨琦、刘婷均为化名)

  其中的死者胡某的父亲胡建国、杨某的母亲接受法制晚报采访时表示出自己的疑惑,儿子是通过什么途径加入到这些自杀群的?

  而记者实测发现,要想找到“自杀群”其实非常容易,在百度上搜索“自杀群”,搜索后的第一条就写着“为您推荐:约死微信群2018 2018相约死亡群 2018想死扣扣群”。第二条搜索内容则是百度图片,大部分图片都是自杀群的聊天截图。

  在这两条内容的后面,则是一些有关“自杀群”的新闻报道。在页面最下方,页码按钮的上方,则是“相关搜索”,在这里也有“2018相约死亡群”、“真心想死加QQ群2018”、“2018怎么找相约生死群”等内容。

  记者点开搜索页面顶端百度推荐的“约死微信群2018”,搜索页面会跳转到另一个页面,这个页面的第一条仍旧是:“为您推荐:2018一起微信相约烧炭……”。

  第二条内容则是“约死加我,最好全部准备好了,我直接过去就行42187*****qq_百度贴吧”,点击该词条进入后,记者发现页面并没有跳转到某个贴吧上,而是某个网友的个人主页。

  微信名为“空谷幽兰”的网友通过了记者的好友申请,他告诉记者,他今年28岁,生意亏本,又离了婚,股票也被套住,万念俱灰。想找一个风景好的地方搞个帐篷烧炭死去。记者对他的说法半信半疑,他告诉记者,有成功的案例,随后便将记者拉入到一个微信群中。

  微信群名为“2018 灰色世界”,群内共有60多人,群内网友的名字很多都是“余生”、“迷茫”、“毁灭”等词汇。群内还经常讨论如何自杀。烧炭、上吊、跳楼的都有。群里还不时的有人发送自杀的新闻、视频和图片,群友会对这些新闻进行点评。

  如果有人提出相约自杀,也会有人回应,但不会在群里谈论相约的细节。群主告诉记者,真想约死的,就私信聊了。

  该群的群主在群中的昵称为“死神”,他在群中声称:有自杀已经死的快快举报。据群友说,这个群至少建成有半年的时间,规矩就是,自杀的人要在群里告知,群主就会把已经死去的人踢出群。

  群主告诉记者,他今年24岁,自己已经找好了相约的对象,一共三个人,其中是一个来自北京顺义的大哥,目前正在选房子,不久以后就实施。

  对于将自杀死亡的人踢出群,群主告诉记者,原因是“已经死了留着干嘛?”群主还称,群里已经有过自杀成功的人,前不久有一男一女相约自杀,还拍了视频给他证明。

  在聊天中,群主曾警惕的询问记者的职业是不是警察。记者问他是否因为害怕担责才如此警惕,群主则说“他们都是自愿的,我担什么责任?”

  “在百度搜索页面“为您推荐”的内容中出现自杀群,这种行为非常不妥。”张晓玲律师表示,《侵权责任法》第36条第三款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百度的这种行为就是明知自杀群却为您推荐,其应该迅速予以纠正,否则将承担责任。”

  根据去年印发《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群组创建者、管理者对群组有管理责任。张晓玲律师认为,如果在自杀群中有人对自杀行为进行鼓励、提供便利、传授方法,发布信息者和群主都需要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随后,记者对百度搜索“为您推荐”自杀群、微信上存在自杀微信群的情况,分别进行了投诉和举报。

  今天上午,百度方面回应法制晚报记者称,百度搜索会对一些不当词汇进行处理,对自杀群的信息有所遗漏,现在接到了相关的投诉,正在紧急处理,撤销有关推荐。上午11点30分,记者在百度上搜索“自杀群”,已无为您推荐和相关搜索。

  腾讯方面则表示,将尽快对记者举报的微信群和QQ群的内容进行核查,至记者发稿时,记者暗访并举报的QQ群、微信群均已被封停。

  腾讯表示,此类相约自杀的群组不易被发现,为防控此类群组,腾讯通过技术风控手段、用户举报、人工巡查等方式进行主动防控。一经核实,腾讯将即刻封停涉事违规QQ群,避免悲剧的发生。同时将加强对此类QQ群的创建者和管理者的处罚力度,一旦发现将永久封停涉事者的帐号。对于在群内教唆他人进行自杀的行为,将向司法机关举报。

  来源: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张义凌

责编:
  • ?445886.html
  • /58437.html
  • ?bq1e7.html
  • /r95fk.html
  • /457285/mh4q5.html
  • /9xw25/996233.html
  • ?dq6r2/986894.html
  • ?454816/99f4s.html